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后记

先在最开始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,真的不胜感激。

-

♢关于正文:

“自导自演”是来自我自己的一句信仰:

“我们是双面的动物,人前我们是人,人后我们是鬼。”


也许真的是这样,Flippy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。

人前他是Flippy,人后他是Fliqpy。

文中的Flippy得了妄想症,是源自他在战场的痛苦记忆。他的第一次杀人是因为出现了幻觉;至于之后的杀人事件,完全就是在享受快感,完全就是为了一己私欲,为了瞒天过海。

最后,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病态的杀手。

这也许是最可悲的了。


-


现实就是他进了监狱的那段故事,Happy Tree的一切都是他源于现实所产生的幻觉。...

{ 2014-10-31 /3 /16 }
 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4

The Last  Page.


他和Sniffles天衣无缝的越狱计划出现了漏洞,在那个晚上,他们被看门的守卫发现了。耳朵里充斥着守卫吵嚷的声音、警♂笛鸣叫的声音,吵得Flippy心烦意乱。

他按耐不住地,杀死了那个警卫。

惨叫声几乎传遍了整个监/狱。

Sniffles无力地跪在地上,注视着浑身是血的Flippy突然十分讽刺地笑了:

“你这样的蠢货,活该被抓。”

然后他抽出腰间别着的短把军刀,果断了结了自己的生命。


-


然后他在死刑场上见到了Flaky。

Flaky是个有着漂亮红发的姑娘,脸上写满了对命运的殊死反抗和宁死不屈的大无畏精神。

但是他没...

{ 2014-10-31 /12 }
 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3

[这是一个关于地狱的故事。]

欢迎来到梦境。

‘Welcome to the real.’


-


Flippy杀了他的邻居,杀了公园里无辜的孩子。

他拼命地逃亡着,当他精疲力竭地赶到了地铁站,坐上了那天的末班车时,他的命运就注定如此了。


-

“抱歉,我们的列车遇到故障——”

随着地铁的停滞,机械的低沉女声从上方传了出来。

“请各位乘客保持冷静,我们很快就会派出工作人员进行救援。”

正当Flippy卸下武装,靠在窗边准备休息时,一对武装完备的人马却突兀地破门而入——

他嗅到了枪火的味道。

——这是个计谋,是个圈套。

——我中套了。

Flippy蓦地睁开眼睛,

{ 2014-10-31 /11 }
 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2

“F……Flippy前辈!”红发的女孩微微红着脸,气鼓鼓地去够Flippy手里的金钥匙。“请……清还给我!我还要早点回家呢……!”对于少女来说Flippy真的很高,她拼尽全力也摸不到自己摇摆的钥匙;Flaky有些焦躁地跺了跺脚。

他愉悦地看着少女干着急的可爱模样,噗嗤噗嗤地笑着把钥匙圈递给了女孩。

“给你啦给你啦……好好拿着,回家去吧。”

少女赶忙接过来,生怕少年一个反悔又拿回去。“Flippy前辈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啊——看着别人生气很好玩吗?”

“是啊,很好玩。”

阳光下,少年嫩绿色的发丝闪着景色的光辉;夏日的暖风涌进屋内,轻柔地拂动了他额前的碎发。少年的嘴角还挂着笑,暖暖的,...

{ 2014-10-31 /13 }
 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1

【完完全全在交代世界观的一篇】

-

神和他的教徒们永远不会原谅违背天理的人。

他们虔诚而且正直。

-

[这是一个有关于天堂的故事。]

欢迎来到现实。

‘Welcome to the dream.’


-


醒来的时候,自己就躺在这块硬邦邦的大石头上了。

好冷。

——我不是在地铁上睡着了吗。

Flippy倒吸了一口凉气,缓缓睁开疲累的双眼。

入眼的是身边形形色色的人,他们围成一圈,用好奇的眼光注视着自己,并且不停地交头接耳说着什么。

‘好可怕……从城外来的人。’

‘你瞧他的狼狈样……’

随着自己的苏醒,他们如同受到惊吓般地齐刷刷向后退了一步,有几个女孩躲在了男...

{ 2014-10-31 /15 }
 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0

提前说明,大概是无cp向文章。

硬要说的话,也许是军刺和非常深层的觉军?

另外,非·常·重·要·的·是——这篇文里抹除了双重人格设定,Fliqpy和Flippy的性格融合在了Flippy一个人身上。

但是,这依旧是‘两个主角’的故事。


※BGM:Suprematica-艾德利斯

BGM的作用非常重大,请务必配合BGM食用!


Are you ready?

正文开始。


-


——这是‘他们’的故事,不是‘他’的故事。


-

我们只是不断地在寻找。

我们寻找梦想,寻找希望,寻找光。

但我们...

{ 2014-10-31 /18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⑦(完结)

The Last page


当来送午饭的Flaky推门而入时,入眼的只有一个冰冷的、毫无生气的少年。

她手里的便当一下子掉在地上,汤水撒了一地,弄脏了她粉红色的圆头皮鞋。

Flaky没有哭。

她实在是太悲伤了,又实在是太清醒了,她明白哭泣无法改变现状,她又明白自己心里有多痛。

她哭不出来。

只能默默地走向沉眠的少年,为他盖好了被子,整理好凌乱的病号服。之后就一直跪在地上看着少年,一动不动。

“早上好,Flippy前辈。”

少女低声说。


-


Flippy的葬礼在初冬时举行。

那天,下着今年的第一场大雪,白雪几乎要掩埋住少年的墓碑。

所有人都围在坟墓边,一个劲的...

{ 2014-10-26 /2 /16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⑥

PAGE.6


Fliqpy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。

所以,作为幻影存在的时候,他所能触碰的也只有Flippy随身别着的一把破军刀。

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大概——是“本能”吧,杀戮的本能。

所以他刚刚才会拿着那把军刀扼住了少年脆弱的颈脖。

但是当他听到少年的那一句“生日快乐”时,却再也下不去手了。

他不敢了。

他害怕了。

Flippy给了他太多,他不想失去他了。

Fliqpy掐断了手里的烟,还泛着火星的烟蒂掉在地上。

“你这种家伙……怎么不去死啊。”


-


事实上,Flippy真的死了。

如他的次人格所愿般,在一个深沉而幽暗的夜晚,永久地,沉眠于自己的梦境之...

{ 2014-10-26 /1 /18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⑤

PAGE.5


Flippy作为流浪儿,是没有生日的。

但是,他在十八岁时,将Fliqpy觉醒的日子作为自己的诞辰。

每当Fliqpy问起来的时候,他只是笑,一句话也不说。

“Fliqpy的生日和我的生日是同一天呢。”

只是这样,他便感到无比幸福。


-


秋天终究是要过去的,Flippy窗口对着的那棵大梧桐树的叶子已经掉的差不多了,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枯叶还倔犟地挂在虬枝上。少年望着窗口外的大树,感到无比惆怅。

他的生命就如同这些落叶,即将归于尘土。

-

两天后,迎来了Flippy的二十一岁生日。

Flaky送来的大蛋糕上面用红奶油挤上了“21”的数字。

很喜庆。...

{ 2014-10-26 /11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④

PAGE.4


从那时起,Flaky每天都尽职尽责地为他送来一日三餐,每天都会扶着他出去散步,每天都会给他讲身边人的情况——像是在照顾一个生病的孩子,无微不至。

Flippy只能用微笑报以。


当Flippy住院一个月后,当他独自坐在病房里时,有一片落叶被风卷进屋子里,落在了床边的小木桌上。

“秋天到了呢。”

Fliqpy突然说。

“你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,”Flippy突然笑了,用一种温和的神情注视着他,“我还以为,你除了杀戮就别无其他了呢。”

Flippy捻起桌边的落叶,微微眯起眼睛看向Fliqpy:“你的眼睛,真的是如同落叶一样呢;金黄金黄的。”

Flippy很喜欢Fliqpy...

{ 2014-10-26 /15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③

PAGE.3


当他们一进门,看到的便是绿发少年躺在一地的玻璃渣子上面疯狂喊着什么。

Nutty走过去,伸出手想把Flippy抱起来。

他本以为他会很吃力,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略有肌肉的年轻男人。

但事实上并没有。

出乎意料地,这个少年,非常非常的轻。

似乎Nutty抱着的,只不过是一个被掏空了内脏的躯壳。


Flaky一直静静地站定在那里哭泣,听着少年声嘶力竭的叫喊。


“Fliqpy——Fliqpy——”


他那残暴的次人格的名字。


-


两人叫了救护车,半拖半拽地把昏迷不醒的Flippy送上了救护车。

一路上,谁也没有说话。

当他们抵达医院,像前几天的...

{ 2014-10-26 /1 /13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②

PAGE.2


Flippy患上了很严重的病,非常严重的病。

他先是不断地咳嗽,紧接着就是全身无力,甚至咳血。

但是他从来不会告诉任何人,在所有人眼里,他依旧是那个充满活力的年轻战士。看起来,一切似乎从未改变。

时间均匀地流淌着,时针与分针依旧陷入于你追我赶的轮回里。


----


在某个喧闹的夏日里,Flippy撑着这副虚弱的躯壳一路走到了医院。

在一系列繁复的检查中,他所剩不多的精力几乎耗尽。他被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呛得胸腔一阵疼痛,不断地、不断地、不断地咳嗽着。

他几乎是瘫倒在医院的长椅上的,医生叫他等待化验结果,他乖顺地点了点头。

来来往往的人带来的微风吹动了他额...

{ 2014-10-26 /14 }
 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①

PAGE.1


“哭什么?”

绿发少年站在病房门口,悄悄走近哭泣的少女,伸出手,从后面轻轻包起了少女抹着泪的小手。

“Flippy……前辈?”少女在他的怀中抖了一下,哭泣的声音微微停顿,随后更加变本加厉地大声号哭起来。

“我以为……我以为……前辈会不会是因为难受离开了病房;Flippy前辈,当我看到你不在病床上躺着的那一瞬间,我的呼吸简直……简直都要停滞了——!我太害怕了,我不想让前辈就这样离开这里,毕竟——”

少女似乎是惊恐般的,又似乎是因为哭泣而接不上气来的停顿了。然后她奋力地吸了一口气,声嘶力竭地嘶喊起来——

“你还那么年轻啊——Flippy前辈!”

“你前几天才过完你二...

{ 2014-10-26 /14 }
 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