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③

PAGE.3


当他们一进门,看到的便是绿发少年躺在一地的玻璃渣子上面疯狂喊着什么。

Nutty走过去,伸出手想把Flippy抱起来。

他本以为他会很吃力,因为这毕竟是一个略有肌肉的年轻男人。

但事实上并没有。

出乎意料地,这个少年,非常非常的轻。

似乎Nutty抱着的,只不过是一个被掏空了内脏的躯壳。


Flaky一直静静地站定在那里哭泣,听着少年声嘶力竭的叫喊。


“Fliqpy——Fliqpy——”


他那残暴的次人格的名字。


-


两人叫了救护车,半拖半拽地把昏迷不醒的Flippy送上了救护车。

一路上,谁也没有说话。

当他们抵达医院,像前几天的Flippy一样接过了医生的化验单时,他们只是哭。


——癌晚期。


这三个字实在是太过残忍,如同一双冰冷的手,生生撕裂了所有人的心脏。


无法接受。


复杂的心情几乎要满溢出来。

Flaky痛苦的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,Nutty扶着她的肩膀,默默地流着泪,紧握拳头忍住自己的呜咽声。

对于少女来说,Flippy就是她的整个世界。

现在,上帝却告诉她,世界要崩塌了。

她怎么接受?


Nutty只是站着,不吭声地流着泪。

从他接过化验单到扶着哭泣的Flaky,他整个人都是颤抖的。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脆弱。

他的心头猛然冲上一股酸涩,涩的有些发苦。

他苦笑般地盯着昏迷的Flippy的脸庞——这真是一张毫无生气的脸,苍白,无力;甚至连嘴唇也是青紫的。

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察觉到异样呢?


“没事,这两天有点感冒,再加上打工有点累,所以有些虚弱啦。”

“请放心吧,Nutty。”


我还真是个傻子啊。

就那么轻信了你的一句搪塞。

——你这狼狈的模样简直就是活该。

Nutty痛苦地捂住了脑袋,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。


-


Flippy做了一个梦。

一个很香甜的梦,一个——很美妙的梦。


但现实无情。


当Flippy醒来的时候,满眼都是触目惊心的白。

他最先听到了Flaky的哭声。

少女像一只受惊的小刺猬,轻轻蜷缩在少年的怀里,故作坚强地抹着眼泪;并大声嗔怪着少年。


他只是温和地笑。

如沐春风。


Flaky看到少年的模样,心底却泛起一阵无法言表的抽痛。

“Flippy前辈,”少女抹干了眼泪,勉勉强强地挤出一个生疼的微笑,“以后我来照顾你吧。”

少年还是笑。

因为,他现在只能笑了。

除了笑,还是笑。


----TBC.


【斯米马赛死蠢的我在②里忘记打tbC了QAQ】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3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