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④

PAGE.4


从那时起,Flaky每天都尽职尽责地为他送来一日三餐,每天都会扶着他出去散步,每天都会给他讲身边人的情况——像是在照顾一个生病的孩子,无微不至。

Flippy只能用微笑报以。


当Flippy住院一个月后,当他独自坐在病房里时,有一片落叶被风卷进屋子里,落在了床边的小木桌上。

“秋天到了呢。”

Fliqpy突然说。

“你竟然也会说这样的话,”Flippy突然笑了,用一种温和的神情注视着他,“我还以为,你除了杀戮就别无其他了呢。”

Flippy捻起桌边的落叶,微微眯起眼睛看向Fliqpy:“你的眼睛,真的是如同落叶一样呢;金黄金黄的。”

Flippy很喜欢Fliqpy鎏金色的双眼,但是他毕竟没读过书,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,最后的也只是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十分拙劣的词——

“很美。”

Fliqpy不语。

两人之间突然摆上了一条亘古的河流,陷入了无尽的尴尬之中。

Fliqpy最先打破了僵局。

他站起来,走向Flippy的病床边,伸出手想触摸他的脸颊。

但是他的手却从他苍白的脸颊穿过去了。

那一刻,他才肯面对自己可悲的存在。

是啊。

——他只是个幻影,一个名为Fliqpy的幻影。

就算他的性格真的遗留了主人格的温柔,但是却根本没有用武之地;面临一切将死之人,他所能做的也不过是注视着他们走向生命的尽头。

但是Flippy不一样。

他看着他在生命的黄泉路上愈走愈远,看着少年所拥有的一切都渐渐幻化为泡影,他却突然想抱住他,哪怕是随便说点什么挽留他。

尽管那语言再拙劣,尽管那拥抱再冰冷。

他也想这么做。

他望着少年澄绿色的眸子,低低地垂下了头。

“你啊,就不觉得不甘心吗。”

“软弱无能的废物。”

Flippy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他伸出手,隔着空气动作轻柔地抚摸着Fliqpy的轮廓:“当然不甘心了。”

“但是啊,人总有生老病死的时候,我只不过是比别人先体会个几十年罢了,别担心。”

“我啊,最喜欢Fliqpy了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个乐观的废物。”


-


秋风啊,你如果执意要带走这位可怜的少年的话,请务必将我一并带走。

因为,我是个身负鲜血的罪人。与他相比,我甚至不配停留在这人世间。

因为,我不过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。我想和他在一起,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快乐与满足。

神啊,你如果真的听到了我的祈愿——


请回答我。


Fliqpy抬起头,在离少年几毫米的地方,轻轻地吻了他的额头。


----TBC.
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