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⑥

PAGE.6


Fliqpy是为了杀戮而存在的。

所以,作为幻影存在的时候,他所能触碰的也只有Flippy随身别着的一把破军刀。

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大概——是“本能”吧,杀戮的本能。

所以他刚刚才会拿着那把军刀扼住了少年脆弱的颈脖。

但是当他听到少年的那一句“生日快乐”时,却再也下不去手了。

他不敢了。

他害怕了。

Flippy给了他太多,他不想失去他了。

Fliqpy掐断了手里的烟,还泛着火星的烟蒂掉在地上。

“你这种家伙……怎么不去死啊。”


-


事实上,Flippy真的死了。

如他的次人格所愿般,在一个深沉而幽暗的夜晚,永久地,沉眠于自己的梦境之中。


-


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,穿过了Fliqpy渐渐变得虚无透明的影子。

少年停止了呼吸,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但他没有。

但Flippy是Fliqpy人生中的唯一色彩,现在,他的少年离开了他。

——他的色彩也消失了。

也许这就是Fliqpy的命运,并不比他的主人格好到哪里去的悲惨命运:他终究会变成一个无人注意的意念的汇聚体,默默地行走在人群里,默默地坐在Flippy的朋友们之间却无人知晓;默默地、默默地、默默地——度过这永远也不会终结的人生。


这就是命。


命运弄人。


他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向沉眠的少年,再一次,亲吻了他冰冷的额头——

“晚安。”

他伏在Flippy的床头,默默地注视着他。

祝你好梦。


-----TBC.


本篇很短的原因是因为下一篇完结,想凑个数字罢了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8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