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⑦(完结)

The Last page


当来送午饭的Flaky推门而入时,入眼的只有一个冰冷的、毫无生气的少年。

她手里的便当一下子掉在地上,汤水撒了一地,弄脏了她粉红色的圆头皮鞋。

Flaky没有哭。

她实在是太悲伤了,又实在是太清醒了,她明白哭泣无法改变现状,她又明白自己心里有多痛。

她哭不出来。

只能默默地走向沉眠的少年,为他盖好了被子,整理好凌乱的病号服。之后就一直跪在地上看着少年,一动不动。

“早上好,Flippy前辈。”

少女低声说。


-


Flippy的葬礼在初冬时举行。

那天,下着今年的第一场大雪,白雪几乎要掩埋住少年的墓碑。

所有人都围在坟墓边,一个劲的流着眼泪。

没有鲜花,没有安慰,也没有哭声;有的只是初冬的一片寂静。

眼泪冻结在凛冽的寒风里,哭声凝结在干涸的嘴里。

这个年轻的战士就这样安然的死去了,默默无闻的死去了。没有赞颂他的诗篇,也没有辉宏大气的葬礼。

有的只是一个灰突突的小坟头。

——真是可悲又可笑。

不论是这个社会,还是这个世界。


当葬礼在Flaky的一声低吟中结束的时候,所有人都毫无眷恋地离开了。

Flaky的心在痛,她告诉自己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。

但是她还是觉得太残忍了。


-


白雪飘落,打在少女暗红色的发丝上,不会融化;少女的红发乖顺地披在肩上,随着一阵阵寒风不断地抖动着。

Flaky特意穿了Flippy最喜欢的大红色连衣裙,他说,他最喜欢她穿上这条裙子的样子,因为看起来就像太阳一样,很温暖。

少年还说,他曾经在梦里梦见了少女穿着这条连衣裙的模样,美如花开。


Flaky只想在这一刻把自己变成太阳,感化这份冰冷。

她已经,付出了她的一切。

她缓缓倾身贴近坟墓,跪伏在墓碑前,低吟般哼唱着少年最喜欢的曲子——


“风攫取灵魂,”

“人掠夺心灵。”

“大地哟,风雨哟;”

“天哟,光哟。”

“请将所有停在这里;”

“请将所有……停在这里。”


Flaky唱到最后,有些哽咽。她向前倾身,用自己的嘴唇摩挲着墓碑上冰冷的名字。少女的眼里蒙上了雾气,眼泪顺着脸庞留下,染指了那凄凉的墓碑。

“天哟,光哟……”少女的手脱力地从墓碑上滑了下来,身体不受控制的缓缓倒了了下去——

“请将所有的一切……一切……都停留在这里吧——”

少女倒在墓碑边,低声呢喃着,发出了最后的颤音。

这颤音被风雪掩盖,再也不会出现。

她缓缓地阖上双眼,眼泪顺着脸庞留下,在冰天雪地里结成了冰。


少年就是她的世界,是她的春天。

对于Flaky来说,明年,再也不会有春天了。

她将与她挚爱的少年一同——

沉眠于这晶莹的初冬里。

这就是,她的春天。


--TBC.


后记:

这篇文章的灵感完全是来自于生活,每天都有人死去,每天都有人诞生。

我以我个人的口吻讲述了一个平平淡淡的故事,讲述了Flippy、fliqpy、Flaky三人的小生活。

“人终究会迎来生老病死。”这是世界运转的定律。

其实文章还有一部分没有写出来,大概意思就是随着时间的更迭,大家渐渐忘记了Flippy,忘记了Fliqpy,也忘记了死于大雪中的Flaky。

谁的生活都不曾改变,地球依旧在运转。

但是我最后发现这段真的不能写,写了这段,也许这文章的性质就变了。我本想讲故事,但却把它变成了一场盛大的演说。而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留下一个美好的遐思也是不错的事情。


在这里交代一下Fliqpy的性格。

我写这个文章的时候感到很不安,因为Fliqpy的性格在我心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构架,一不小心就可能OOC。

最后,我把他变成了一位残暴而温柔的少年。

他会杀人,他也会痛苦,也会哭泣,也有七情六欲。但是他却是为了杀戮而生。

在《失聪》中,Fliqpy也曾哭泣过。

Fliqpy是个很可怜的人,最后的结果是三人中最可悲的一个。

他并没有消失,但是却又消失了;他在人们身边,但是却无人知晓。

相比起来,Flippy与Flaky的结局就无比幸福了。

Flippy因为癌晚期死去,Flaky与其殉情。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,最圆满最幸福的结局了。

后记就写到这里,要暂时与大家说再见了。

在这里,感谢陪伴我走到这里的人,十分感谢。

补充一下自我介绍,这里是Cream,也可以叫我奶油蛋糕。

其余的请点击资料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6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