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HTF无cp向/军刺】自导自演/Amuse oneself #3

[这是一个关于地狱的故事。]

欢迎来到梦境。

‘Welcome to the real.’


-


Flippy杀了他的邻居,杀了公园里无辜的孩子。

他拼命地逃亡着,当他精疲力竭地赶到了地铁站,坐上了那天的末班车时,他的命运就注定如此了。


-

“抱歉,我们的列车遇到故障——”

随着地铁的停滞,机械的低沉女声从上方传了出来。

“请各位乘客保持冷静,我们很快就会派出工作人员进行救援。”

正当Flippy卸下武装,靠在窗边准备休息时,一对武装完备的人马却突兀地破门而入——

他嗅到了枪火的味道。

——这是个计谋,是个圈套。

——我中套了。

Flippy蓦地睁开眼睛,敏捷迅速地逃进驾驶舱,大声威胁着驾驶员快点开车。

“开车——快开车——你想死吗!”

面对Flippy疯狂的恐吓,驾驶员只是胆怯的闭起眼睛,紧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大喊出声。

“你这个懦夫——快——”

还没等他说完,就感到有什么冰冷的固态物抵在脊背上——是枪口。

“别动,警/察。”


-


Flippy极不情愿地开始享受他无穷无尽的牢狱时光。

他最后被带到人民法院,高高在上的审判官给了他作为罪犯的最高荣誉——无期徒刑。

当他进入监♂狱时,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一位蓝发的少年;那个少年与他年龄相仿,他手里拿着一张破旧的图纸,还攥着一根断油的钢笔,他不停地在图上圈画着什么。

两人对视了很久,谁也不敢先说话。

“嘿,新来的;我叫Sniffles。”

还好对方先打破了僵局,Flippy侥幸地想着,略带歉意地挠了挠头。少年向他点点头,他也回应着点了头。

“你为什么进到这里?”

“杀人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我的邻居和一群孩子,我并不认识他们。”

Sniffles拿着钢笔的手一抖,他突然抬起头笑了起来,“呵——!你可真是个暴君!”

紧接着,他饶有兴趣地放下了手里的笔,把头向我这边探过来:“嘿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Flippy。”

他惊艳地拍了拍手,举起手里的羊皮纸向我展示到:“嘿,我的新哥们。要不要一起干点‘大事业’?”


-


Flippy当时就被吓到了,但是他最后妥协了。

毫无疑问,Sniffles手里拿着的是一张监狱的构造图,而他所谓的“大事业”也就是越狱了。他炫耀一般地向Flippy展示着图纸,不断地用花言巧语诱惑着他。

“如果我们真的成功越狱,那我们可就获得了永久的自由。”

“你真的不动心吗?”

“你甘愿被关在这个大铁笼里一辈子?”

少年听着他的话,犹豫地咬了咬下唇。

“你瞧!你还是不甘心的。”他胜利般地大声笑了出来。

“闭嘴!”Flippy突然暴戾地大喊道。

Sniffles的笑声一下子停滞在空气里,他默默地卷起了手里的纸张随手装进兜里。嘴里嘟囔着模糊不清的话语,眼睛还斜斜地瞪着Flippy。

Flippy感觉不太舒服,他仔细地侧着耳朵听着对方的话——

“真是个奇怪的人。”

虽然说是听清楚了,但是Flippy的心情却更加糟糕了,他有些泄愤般的用力捶打了一下墙壁,暗自骂了一句。


我真他妈是个懦夫。


-


然后他遇到了Flaky。

但是是在刑场上。


-TBC>>>...


评论
热度 ( 11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