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p...

You're still dying,out of time.

【觉军/军刺】最后的颤音/The Last Tremolo①

PAGE.1


“哭什么?”

绿发少年站在病房门口,悄悄走近哭泣的少女,伸出手,从后面轻轻包起了少女抹着泪的小手。

“Flippy……前辈?”少女在他的怀中抖了一下,哭泣的声音微微停顿,随后更加变本加厉地大声号哭起来。

“我以为……我以为……前辈会不会是因为难受离开了病房;Flippy前辈,当我看到你不在病床上躺着的那一瞬间,我的呼吸简直……简直都要停滞了——!我太害怕了,我不想让前辈就这样离开这里,毕竟——”

少女似乎是惊恐般的,又似乎是因为哭泣而接不上气来的停顿了。然后她奋力地吸了一口气,声嘶力竭地嘶喊起来——

“你还那么年轻啊——Flippy前辈!”

“你前几天才过完你二十一岁的生日——你还从来没享受过和平的快乐——你甚至还没有见到你的父母——”

“为什么呢,为什么只是Flippy前辈你呢……”

Flippy怔了一下。

少女的脸上糊满了泪水,鼻尖因为悲怆而微微泛红;玫红色的大眼睛下面铺了一层灰黑色的雾气,眼角也泛着淡淡的血红,眼睛里的血丝如同蛛网般穿插在少女的眸子里。

甚至,连他最喜爱的少女的红发,也变得干枯而毛糙;找不回往日的光彩。

少女憔悴的模样让他心如刀割。

“你瞧,”他伸出手擦干了女孩的泪水,温柔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女孩暗淡的发丝,喃喃道:


“我这不是好好的,站在这吗。”


秋风顺着敞开的天窗曳露进白色的病房,挟裹着一两片梧桐的落叶,金黄金黄的,好生美丽。

它们不声不响地落在屋子的角落里,失去了与母树汇合的机会、失去了第二年重新蜕变为骄傲的绿叶的机会。

真是可怜的宿命。


“所以啊,请不要在为我担心了,Flaky。”

少女窝在她的怀里,发出几声绝望不甘的呜咽。

她伸出自己的双手,裹住少年僵冷的大手。

“你啊,真是个温柔而又残忍的人呢。”



秋风啊,你如果执意要带走这个温暖如春的少年,你如果一定要日复一日地夺取这个人身上的温热——

那么,我宁愿再也不要迎来秋天。

那么,我宁愿再也不见金黄的落叶。

神啊,请务必让我沉眠于那万物复苏的春天,请务必让我——

永远不要再醒来了。


---TBC.

以下是后话↓


“请务必看下去!”

我希望大家能够继续看下去,我希望能给大家讲完这个故事。

开头写的不是很好,因为全是苦手的对话。

但是请务必看下去!

拜托了!

评论
热度 ( 14 )

© Rep... | Powered by LOFTER